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 主页 > 科幻电影 > mkd 008-原创骂易烊千玺,指责李银河和易中天被收买,你以为这是在维护原创?

mkd 008-原创骂易烊千玺,指责李银河和易中天被收买,你以为这是在维护原创?

整整一周过去,有个话题愈演愈烈,也愈发罗生门。

《少年的你》。

网友讨论的点,从撤档,到校园暴力,再到——

“抄袭”。

Sir的后台也被千百次地叩问:

“这到底算不算抄袭?”

《疯狂的石头》“抄袭”《两杆大烟枪》,《西虹市首富》“抄袭”《酿酒师的百万横财》,《无双》“抄袭”《非常嫌疑犯》,周星驰《回魂夜》“抄袭”《这个杀手不太冷》……

可以看出——

抄袭是个敏感点。

抄袭又是个盲点。

何为抄袭?抄袭与借鉴、模仿、致敬的边界又在哪?

今天,Sir想认真回复这些争议。

可以预见,Sir将要说的,会招来争议,甚至被认为洗白——乃至收钱。

太难太难。

但反面一想,“难”,不正是我们更需要好好谈谈的意义。

请问,实锤在哪?

无意拉踩。

只是太多人都揪出了一部情景喜剧来对比——

为什么《mkd 008》你说抄袭,《少年的你》又不说了?

他们言之凿凿,异口同声,你“双标”。

双标?

《少年的你》与《mkd 008》是一回事?

说“双标”前,有必要厘清一个概念——

我们痛骂抄袭作品的证据是什么?

Sir以为。

首先看定论(法律判决)。

如,于正《宫锁连城》抄袭琼瑶《mkd 008》,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圈里圈外》。

板上钉钉。

谁也洗不了。

没有定论,至少看公论(业内共识)。

如《mkd 008》,虽没被法律判为抄袭,但行业和权威媒体的观点基本一致。

《时代》,用了窃(theft)和偷(stealing)这样的字眼来形容。

《每日邮报》这样批评:整个场景、整片的对话都是逐字逐句剽窃(ripping off)上世纪90年代风靡一时的情景喜剧以及一些其他美剧。

中文媒体更绝。

以“像素级”抄袭砸烂。

——因为它不仅撞梗,是精细到了分镜、机位、台词、道具,无一不撞。

△ 来源于曾经的《mkd 008》抄袭门专题网站cpartment

但《少年的你》?

许多人说“抄袭”实锤,恕Sir愚钝,实锤在哪?

这是Sir今天那篇《「少年的你」想说却不敢说的,我都帮你挖到了》的后台留言。

这是Sir今天豆瓣账号刚刚刷到的广播。

这是昨天易中天老师点评的《少年的你》。

你可以说Sir在“选择性呈现”,但同一时间,如此多不可能收钱的人集体双标,是不是起码证明,抄袭这事存在争议?

有争议,则无实锤。

好。

抄袭算不上,但原著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融梗”总逃不掉吧。

抱歉,对此Sir无法回答。

因为“融梗”是一个网络用语,并不具备作为鉴定小说抄袭的法律依据。

"它不是法律概念,著作权法上没有这样的界定"。

同理还有调色盘。

百度百科显示:

调色盘是指将抄袭文与原文进行对比的表格,是解释一篇文章是否抄袭的有用利器,因与现实中的调色盘在某种意义上相似而得名。

但这段解释后面还有下一句: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并不能简单的凭借调色盘判定一本小说是否抄袭,同时与调色盘相对的还有反调色盘。

说白了,判定一部作品是否抄袭,是需要经过一系列复杂,细致的“专业活”。

非一般人能胜任。

当年,“于正抄袭琼瑶案”的判决书,就包含了种种实质性相似的列举——

对于原告陈喆主张剧本《宫锁连城》改编自剧本《mkd 008》21个情节(小说《mkd 008》主张17个情节),本院认定情节1“偷龙转凤”、情节5“次子告状,亲信遭殃”、情节7“恶霸强抢,养亲身亡”、情节8“少年相助,代女葬亲、弃女小院容身”、情节9“钟情馈赠,私定终身,初见印痕”、情节10“福晋小院会弃女,发觉弃女像福晋”、情节18“道士做法捉妖”、情节19“公主求和遭误解”、情节21“告密”为原告作品中的独创情节,且剧本《宫锁连城》中的对应情节安排与原告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关联。

锦绣未央抄袭案,法院也细致比对了两部作品的侵权部分。

其中第1、3、5-8、10-14、16、36、38-63、65-98、100、102-107、109-114、116-120、122-127处共116处语句存在相同或实质性相似,具体分为以下三种情况:一是均使用了独特的比喻或形容的具体表达……二是均采用相同或类似的细节描写来刻画人物或事物……三是均采用大量常用语言的相似组合。

种种考证,绝不仅仅靠一张调色盘就了事。

并非剥夺网友质疑的权力。

Sir想说的是——

网友当然可以“我觉得抄袭”,但于媒体,不是这么轻飘飘的事。

在诸多声音中,Sir同意这一句——

只是对于“小心”。

Sir有不同的理解——

在自己不能准确判断的情况下,必须审慎再审慎。

一方面自然是避免惹官司。

另一方面更在于,媒体作为一种社会公器,应该小心使用手中的权力。

抄袭罪名,对于一部作品,就是等同于判了死刑。武断下定论,万一错了,日后即使再纠正,造成的伤害也是不可挽回的。

手握利刃,岂可不慎?

所以你问Sir,《少年的你》(包括原著)抄袭了么?

Sir只能说,有嫌疑。

目前既无定论,也没公论。

但。

可以争论。

这,就扯到这场舆论的另一个战场。

易烊千玺需要道歉吗?

如果第一个风暴Sir不置可否。

那对第二个。

Sir态度坚定。

不需要。

鉴定一部小说是否抄袭,是出版社的工作。

如果真的小说被判抄袭,为电影招来实际性损失,《少年的你》还可以要求出版社赔偿。

更何况原著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是否存在抄袭还是问号。

就算以后尘埃落定,抄袭了,那道歉,也该是小说作者玖月晞该干的事。

没有人需要为“涉嫌”罪名认罪。

这难道不是我们今天文明的共识。

当然,你可以说,假如主创团队一开始就选择一部清清白白,毫无抄袭嫌疑的作品,会更好吗?

会。

但他们选择了,也没错。

有三种情况。

一,他们不知情(有抄袭嫌疑)。

——如导演曾国祥的表态。

曾国祥承认,小说其实只看了一遍,就放在一边。整个创作团队始终坚持不过分拘泥于原著,只保留其中适合电影的成分。“大家一直在聊怎么去改编,怎么去搭。”曾国祥这样说,“我们想给自己多一点空间,去做加法,去做改变。”

其实原著一直存在争议。而对于有人认为主角人物关系像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的说法,曾国祥坦言:“我知道,但那本(小说)我真的没有读过。”

凤凰网娱乐

二,他们知情了,但他们自认为这不算抄袭。

三,他们认为这是抄袭,但依然想冒风险去改编。

第三种当然于有失道德。

最起码伤害了广大认真原创作者的感情。

但,Sir还是那句话——

没有人需要为“涉嫌”罪名认罪。

今天,谁能言之凿凿地站出来,说导演,主创就是为了一己私利,义无反顾地执意改编抄袭作品?

恐怕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代表不了。

那。

我们不妨把人心想象得良善点。

这不是软弱。

这是为了不让自己那么纠结与痛苦。

这,也是一种“公平”。

公平是什么,公平就是不问动机,只问标准。

而法律,就是我们达成共识的可量化的标准。

为什么我们说《少年的你》目前不构成抄袭。

你说《少年的你》“融梗”构成抄袭。

那“融梗”的标准是什么?

融一个?

融十个?

《一出好戏》上映时,被指出“抄袭”了《蝇王》。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蝇王》“抄”得更明显。

脱胎自《珊瑚岛》——

拿了设定:一群孩子流落荒岛,然后自己建立了一套社会秩序。就连两个孩子的名字,都沿用下来。

还有其他各种形式的“融”呢?

比如《无双》之于《非常嫌疑犯》;比如《唐人街探案》之于《双瞳》;比如《乘风破浪》之于《新难兄难弟》……

别误会,Sir并不是说它们没“抄袭”。

Sir的意思是,谁来定义。

不是你,也不是我。

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百人,一万个人。

是法律。

还记得Sir说过那个笑话么?

今天中国影史作品票房前十,几乎都有被指控抄袭的黑历史。

第一名,《mkd 008》。

有人说它抄袭《太阳泪》,因为情节中都有援救许多难民的内容。

有人说它抄袭《等风来》,因为都有在国外举起中国国旗的桥段。

还有人说《mkd 008》抄袭小说《弹痕》。

——后来才发现,《mkd 008》的编剧董群就是《弹痕》的作者。

第二名,《mkd 008》。

有人说《mkd 008》抄袭了日本电影《妖星哥拉斯》,因为两部都有星球可能和地球相撞,人类建立了喷射器把地球推离。

有人说《mkd 008》抄袭了《2001太空漫游》。

也有动画迷说它抄袭了动画《飞跃巅峰2》。

因为动画有同样推动地球的情节。

但后来证实,这部动画比《mkd 008》原著晚了5年。

《mkd 008》就更夸张了。

有人直接说,《mkd 008》抄袭了《mkd 008》,因为都是撤侨。

但这难道不是因为两部电影都改编自“也门撤侨”事件么?

也有人说《mkd 008》抄袭了《拯救大兵瑞恩》。

因为两部电影都是派一个小队去拯救一个人,伤亡惨重。

最扯的是,有人说《mkd 008》抄袭了“吃鸡”,因为里边武器装备很像。

你看出其中的荒诞没?

当我们动不动以抄袭的大棒挥向每一个创作者,那真正的抄袭者,不会感觉疼。

因为大家都(被)抄袭了。

所以Sir才一次次强调——

呼吁合理化,规范化地质疑抄袭,并非鼓励抄袭。

恰恰是对原创的保护。

这,又说到Sir以为此次事件真正的可怖之处。

来自一位用户的留言。

他的最后一句话是,说白了,那些************的作品,就不该问世。

讲真,这话让Sir惊出一身汗。

“那些************的作品,就不该问世”。

所以,问不问世只取决于“涉嫌”?

换一个离我们近一点的说法——

那些涉嫌犯罪的人,都应该坐牢(枪毙)。

你。

觉得合理吗?

这正是今天我们网络最大的问题——

过早地把个人的正义,当成不容置疑的正义。

在舆论上党同伐异。

在“定罪”问题上大搞连坐制。

在已有的准绳面前,未加思考,急于行动。

比如把夸赞《少年的你》电影的人或自媒体,一并被列入“公开支持抄袭”阵营。

比如认为所有参与者都是帮凶!

连带的,《少年的你》主创和演员,也“不干净”。

甚至,造谣导演曾国祥是港独GD。

“你有罪!”——“所以他有罪!”——“所以你们都有罪!”

谁是这场争议的仲裁者?

这,才是危险的地方。

认为抄袭了,这只是一种意见,但有的人却已然把自己的意见,当成不容质疑的真理。

但凡不同意的,必须挞伐之。

借用毒友@柒七的话:

抄没抄袭这件事,如果没有文学界司法界根据《著作权法》进行最终判定,那跟据司法无罪推定原则,它就只能算是有抄袭嫌疑,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律师”都有辩护的权利。 但遗憾的是很多人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扮演的并不是律师的角色,而是法官的角色,只凭自己的主观判断或者听取一方意见就给这件事情定了性。

冷静下来,反抄者们,你会发现,那些为《少年的你》鼓掌的人,并不是原创者的敌人。

我们当然想维护原创,问题是,应该找到一条好的标准,去保护原创,也保护合理的创作。

我们也对抄袭零容忍,前提是,在抄袭有定论的前提下。

大家对于保护原创的心愿肯定是相同,只是在选择用何种标准,才能更好地保护原创。

而现在的问题是。

当最激进的声音,要求所有人在抄袭问题上,都必须用同一套粗暴的标准。

那么很容易就变成一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自嗨。

不仅无用。

而且有害。

比如,曾被《甄嬛传》偷梗的匪我思存,在微博上呼吁大家追究抄袭,但不要对演员人身攻击。

这样温和、善意的建言,也被斥为“白莲花”。

难道一个被侵权的作者,也在纵容抄袭吗?

易中天的文章下,听到另一种声音的人,张口就来“被资本收买了,操控了”。

前段时间称赞过《少年的你》的李mkd 008老师也被一起划入“恰饭文人”之列。

甚至有人送上蜜汁祝福——“希望你有天也被抄袭”。

难道几十年坚持自******守的知识分子,一下全都被抄袭作者买通?

呵呵。

当抄袭问题,正需要讨论和界定的时候。

一些已经开始通过诛心之论,去消灭不赞同他们的声音,甚至是赞成得还不够热烈的声音。

这,就是保护原创?

我们要把电影主创当成抄袭的帮凶。

普通观众是抄袭的帮凶。

主流媒体是抄袭的帮凶。

原创作者是抄袭的帮凶。

有社会声誉的学者也是抄袭的帮凶。

那么最后,在反抄袭的阵营里,还能剩下谁?

而一个普通人看到这一切,他该相信谁——

是那一群茫茫多的“帮凶”,还是另一边高呼反抄袭口号的匿名网友?

不要以全世界为敌。

不要轻易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

不要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把社会上主流的、原本支持原创的中间派,也从反抄袭的行列中逼走。

如果真是这样。

我们是在维护原创者吗?

我们又维护了什么呢?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四肢愈合、汉斯寂寞

Sir 曾国祥 帮凶 小说 融梗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