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城步新闻资讯 > 军事资讯 >
意大利举全国之力“与死神赛跑”-军事
2020-03-25 17:37   来源:   作者:通讯员

  参考消息网3月24日报道(文/刘咏秋 陈占杰) 记者电脑里有一个Excel文档,上面记载着2月21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每天的累计确诊病例、病亡者数量、治愈者数量等等。3月22日这一天,统计表上写着:累计确诊59138人,累计死亡5476人,累计治愈7024人……这些抽象的数字背后,是一场正在进行的惨烈战争。

  面对二战以来最困难局面

  “我爸爸未能经受住新冠肺炎的打击,昨天离开了我们。他走的时候,他的妻子,他的两个孩子都没能在他身边拉住他的手。但我知道他走时被充满人性光辉的人环绕。他曾打电话跟我说:‘他们都很好,但他们在拼命跑啊跑啊,他们太可怜了。’我知道你们在和死神赛跑。你们尽了最大努力。我非常感谢你们!”

  3月19日是意大利的父亲节,意大利媒体刊登了这样一封信,作者是一位刚刚失去父亲的女儿,她本人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收信人是米兰一家医院的医护人员,是意大利奋战在抗击疫情最前沿的数万名医护人员之一。

  正如米兰尼瓜尔达医院感染科主任马西莫·波蒂所说:“这是一场战争。”他说,这场战争的目的是减少感染人数、避免自己被感染并更清楚地了解敌人,“我们需要时间”。

  即使在西方国家中,意大利也算是医疗体系非常发达的国家,而此次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地区又是整个意大利医疗资源最发达的地区。但在汹涌而来的疫情面前,意大利的医疗系统面临崩溃的风险,医护人员也承受着巨大压力,面临二战以后从未有过的困难局面。

  在疫情最为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当地官员号召近期退休的医护人员重返工作岗位,意大利教育部则正在考虑让医科大学生提前毕业承担压力相对较小的医疗任务,以便让经验丰富的医生投入到抗疫一线。正常情况下意大利全国的空余病床总数约4万张,而目前现有确诊病例就有4.6万,病例又集中在北方地区,这些地区医院面临的压力显而易见。

  疫情凶猛,意大利几十年来精心构筑的全面健保堤坝面临垮塌的风险:正常手术被取消,呼吸机成为稀缺资源,废弃的展览场地被改建成巨大的加护病房,医院在空地上搭起充气帐篷诊疗感染者,患者挤满医院的走廊……更严重的是,约8%的医护人员受到感染,加剧了医护人员短缺。

  面对困难,意大利总理孔特仍然意志坚定:国家保障每个人的健康和被医治的权利,“这是我们文明体系的基石和特点”。政府的号召得到了积极响应:官方于20日宣布征召300名医生作为志愿者加入抗疫队伍,结果24小时之内有7900名医生报名参加。

  总理坚定抗疫支持率上升

  这场抗疫战争,把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位无党无派的总理,在领导意大利抗疫过程中支持率不降反升,甚至在社交媒体上获得前所未有的点赞。“他肩负着国家重任……总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可替代。”有人这样写。在意大利,如此公开赞扬一位政治人物是不寻常的。

  开头并不是没有失误。有评论家指出,意大利政府此次应对疫情,从2月下旬隔离北部11个疫情暴发的小镇,到3月8日隔离北部四个大区,再到3月10日全国“封城”,采取的措施都正确,只可惜每次都慢了半拍,导致目前感染人数巨大、应对起来非常吃力。

  操作也不是一帆风顺。当意大利政府准备将“封城令”从最初的11个镇子扩展到整个伦巴第大区时,法令草案却被泄露出去,北部不少居民在封城之前逃离,导致疫情的新一轮扩散,招致一片非议和批评。为了避免类似失误再次发生,此后有关重大疫情应对措施的声明都由孔特本人亲自发布。这一招开始奏效,随着防疫措施有序推进,孔特的个人作用逐渐显现。

  其实早在2月初,针对意大利个别地方随新冠疫情出现的歧视行为苗头,孔特就对媒体表示:“我们对此应该特别警惕,因为这类歧视可能演变成暴力事件。我们对歧视行为零容忍。”

  面对因封城造成的经济停摆,孔特16日宣布政府将拨款250亿欧元(1欧元约合7.65元人民币——本网注),以强化该国医疗卫生体系,并帮助工人、企业及家庭渡过难关。新措施包括3月份向包括个体经营者在内的所有在职人员发放600欧元补贴、延长假期并发放婴儿看护券、暂停征收企业税和增值税、暂停存缴养老金等。对此,孔特说:“我们从没想过用抹布和水桶去抵御洪水,我们正构筑保护企业、家庭和员工的堤坝。”

  “封城令”细致入微初见成效

  意大利政府洋洋数千言的“封城令”中,涉及方方面面,细致到对披萨店的管理。为了民生,披萨店在封城期间允许营业,但只许外卖。封城令还规定只许售卖红披萨和白披萨,不允许卖著名的玛格丽特披萨和蔬菜披萨,原因是后者所需食材更为新鲜,封城期间质量难以保证,而做红披萨和白披萨,食材使用更易保存的西红柿酱和火腿,质量控制没问题。

  平常意大利的精细化管理也不鲜见。加油站的价格有二:自助加油与人工加油。人工加油比自助加油贵不少。疫情期间,大多数加油站都没有人工加油一项,但在加油机旁边放上均码塑料手套,确保隔绝感染;少数保留人工加油服务的加油站,工作人员戴上了口罩。

  这几天,有一个鼓舞人心的细节出现:威尼斯附近的沃镇,从3月13日以来没再出现新增确诊病例。沃镇是意大利第一个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所在地,也是最早采取封城措施的11个意大利小镇之一。该镇采纳科学家建议,对全部约3300居民,无论是否出现症状,均进行了新冠肺炎病毒测试,并采取了比其他地方更严格的隔离措施,目前已经收到成效。

  不知道是否受到沃镇启发,意大利政府22日决定禁止居民离开自己所居住的城镇,无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还是私人交通工具均是如此。

  这些细致入微的措施,应该能减缓疫情蔓延的速度,增加这场战争的胜算。

  3月22日,戴着口罩的男子骑车经过罗马斗兽场。(埃莉萨·林格里亚 摄)

  [延伸阅读]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6万例

  3月23日,在意大利罗马,一名男子在空旷的泰尔米尼火车站内等候。 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23日说,截至当天18时,意大利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63927例,累计死亡病例6077例,治愈病例7432例。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3月23日,在意大利罗马,泰尔米尼火车站内乘客稀少。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3月23日,在意大利罗马,泰尔米尼火车站内乘客稀少。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3月23日,一名军人在意大利罗马泰尔米尼火车站执勤。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3月23日,在意大利罗马泰尔米尼火车站,警察检查旅客的出行文件。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3月23日,军人和警察在意大利罗马泰尔米尼火车站执勤。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2020-03-24 07:51:28)

  [延伸阅读]参考快讯:英国首相告诫,勿在防疫方面步意大利后尘

  参考消息网3月22日报道 据路透社报道,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说,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方面,英国仅比意大利晚“两三周”。他说:“除非我们团结一致行动起来,除非我们全国做出英勇的、集体的努力来降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速度,否则,我们的国民保健体系很可能(像意大利那样)不堪重负。”

  三三开打一生肖约翰逊的讲话刊登在英国星期日出版的各大报纸上。(编译/沈建)

  (2020-03-22 11:34:06)

  [延伸阅读]意大利新冠病亡数升至全球第一 专家分析高死亡率原因

  参考消息网3月21日报道 外媒称,意大利新冠肺炎病亡率目前较高,专家分析了导致该国病亡率高的原因。

  据《印度教徒报》网站3月20日报道,意大利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病例数19日超过中国。这个地中海国家准备迎接延长的封城期,国民经济恐将遭受自二战以来的最大冲击。

  另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3月19日报道,意大利已将封城的结束时间从最初的3月25日推迟。几乎所有意大利人都被告知待在家中。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该国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仍在上升。

  此外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3月19日报道,新冠病毒疫情给意大利造成重创,医院里人满为患,全国实施了封锁。但专家们也对死亡率偏高感到担忧。

  报道称,截至19日,在意大利确诊的41035名感染新冠病毒患者中,已有3405人死亡,过去24小时内增加了427人。相比之下,中国的确诊病例数是意大利的大约两倍,但截至18日的死亡病例为3245例。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距呢?

  意大利卫生部长的科学顾问沃尔特·里恰尔迪说,意大利的死亡率高得多的原因之一是由于人口结构——该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位居世界第二。

  里恰尔迪说:“我波色卡2019国的住院患者年龄要大得多——中位数是67岁。因此,从根本上讲,我国患者的年龄分布集中在老年,这大大增加了死亡概率。”

  里恰尔迪还说,88%的死亡患者有至少一种基础病,许多人有两三种。

  报道称,但有专家表示,意大利的死亡率较高也许还跟其他因素有关。这其中包括吸烟率高和污染严重——大部分死亡病例发生在以空气质量糟糕闻名的北方地区伦巴第。

  报道指出,此外,毫无疑问,意大利医疗体系的某些部分难以招架感染新冠病毒患者激增的局面,目前正苦苦支撑。

  又据英国《独立报》网站3月19日报道,联合国和意大利卫生当局为意大利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率高罗列了多个原因,最值得关注的是大量老年人的感染。意大利死亡病例中的绝大多数是年龄超过70岁的老人。

  报道称,拥有6000万人口的意大利目前死亡人数超过中国,而后者拥有14亿人口。

  报道称,中国政府利用严格的封城措施控制疫情,阻止了新冠病毒的传播。

  一个到访意大利的中国医疗团队指出,一些意大利人没有适当地自我隔离,也没有认真对待封城措施。

  德国本哈德-诺赫特热带医学研究所病毒学家约纳斯·施密特-沙纳西特说,意大利的高死亡率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由于一些地区的卫生系统几乎彻底崩溃。他说:“医疗系统崩溃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前往意大利支援的一支中国医疗队负责人在走访北部城市米兰时说,他惊讶地看到许多人在到处走动,使用公共交通,并在饭店就餐。

  (2020-03-21 15:38:51)

  [延伸阅读]意一小镇实现“零新增” 秘诀:严格检测

  参考消息网3月20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3月17日发表了题为《积极检测帮助一座意大利小镇将新冠新增病例降至零》的文章,称新冠疫情危机在欧洲暴发之初,意大利小镇沃欧加内奥就开展了感染控制试验,对镇上全体3300名居民反复进行检测,如今这座处于疫情中心的小镇已经实现感染病例的“零新增”。文章编译如下:

  在意大利一座小镇进行的控疫实践证实了世界卫生组织这一呼吁的正确性——“检测、检测、检测”。

  新冠疫情危机在欧洲暴发之初,意大利小镇沃欧加内奥就开展了感染控制试验,如今这座处于疫情中心的小镇已经实现感染病例的“零新增”。

  沃欧加内奥位于威尼斯附近。卫生当局对镇上全体3300名居民反复进行检测——无论他们是否出现症状。在确诊感染者后,当局会严格隔离相关接触者。这种方法完全阻断了新冠病毒在当地的传播。

  参与这一实验项目的英国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学专家安德烈亚·克里桑蒂敦促说,英美等一直限制检测的国家应该学习这座小镇的经验,大幅增加筛查人数。

  沃欧加内奥的成功突显了对无症状病毒携带者进行检测和隔离的重要性,这一做法已得到世卫组织的力挺。

  资料图片:2月24日,一名戴口罩的意大利军人守在封城后的沃欧加内奥镇入口处。(英国《每日邮报》网站)

  克里桑蒂表示,在该镇进行的这项非常规的、某种程度上有偶然性的检测实验,让研究人员获得了该疾病的“流行性全貌”。

  2月下旬对沃欧加内奥全体居民进行的第一轮检测发现,有3%的居民被感染,尽管半数病毒携带者没有症状。隔离所有感染者后,约10天后的第二轮检测显示,感染率已降至0.3%。

  然而,重要的是,第二轮检测发现了至少6名无症状病毒携带者,这意味着可以将他们隔离起来。克里桑蒂解释道:“如果当时没发现他们,传染会继续下去。”

  在意大利威尼托大区,当局计划将这种大规模检测机制推广至全区,争取每天至少检测1.1万份样本。克里桑蒂说:“如果有人打进(防疫)热线称他们生病了,那他们家里的每个人、他们的所有朋友以及所在整栋大楼的居民都会接受检测。”

  威尼托大区主席卢卡·扎亚3月17日强调说,广泛检测至关重要。他对记者说:“一名无症状的病毒携带者能感染10个人。检测能救命。”

  (2020-03-20 13:29:42)

  [延伸阅读]“不要低估这种病毒” 意医生讲述抗疫“惨痛经历”

  参考消息网3月20日报道 英媒称,随着意大利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超过3.1万人,在不到三周时间里,工作在抵抗疫情一线的医生的职业和个人生活被颠覆。ASST医院负责人保罗·法维尼对此介绍说:“不要低估这种病毒,这是紧急情况。”

  英国《独立报》网站3月18日发表了题为《意大利医生讲述在抗击新冠病毒中的“惨痛经历”,而这是英国可能要面对的事情》的报道,具体内容编译如下:

  随着新冠肺炎进入大流行阶段,如果各国政府无法让“病例增长曲线”平缓下来,那么意大利的遭遇或许可以让人们对疫情失控的后果有一个令人沮丧的初步感受。

  位于布雷西亚的波利安布兰扎基金会医院内科、消化科和内镜检查部门负责人托尼·萨巴蒂尼对《独立报》记者说,意大利的经验证明,需要在医疗体系被压垮之前采取果断行动。

  他说:“我的病房在过去几周里已经完全改变,感觉好像在做一份不同的工作。”这家医院是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地区的心血管疾病医疗中心,现在医院80%被改造,用于治疗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患上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病人。

  就连骨科这些非相关专业的医务人员也只接受了几个小时培训,就被派去监护需要插管的感染患者。

  萨巴蒂尼说:“我们全身穿着防护服进入病房,病人感到不知所措。他们分辨不出医生们谁是谁,感到孤立、孤独和害怕。你能感觉到他们对死亡的恐惧。”

  资料图片:3月17日在波利安布兰扎基金会医院,医务人员在重症监护室内照顾新冠肺炎患者。(法新社)

  萨巴蒂尼表示,除了情感上受到的影响,医院所有医务人员都不记得自己额外工作了多久,因为他们要照顾350名感染患者,其中50人正在接受重症监护。医院的急诊室也进行了改造,以多容纳50名需要插管的患者。

  这座医院的负责人亚历山德罗·特里博尔迪对《独立报》记者说:“我们的医院已经爆满。”自从危机爆发以来,他一直没回家,没见过同样也是医生的妻子。

  应对这一流行病的后勤困难之一是找到呼吸机和储氧装置。特里博尔迪说:“通常,我们每两周会订购两个储氧罐,每个装有6000升氧气。现在,我们增加了一个1万升的储氧罐,准备再增加第二个。我们每两天给氧气罐充气。”

  对一家以心血管手术闻名的医院来说,它所承受的经济损失是难以估算的。但现在还不是统计损失的时候。特里博尔迪说:“我们最关心的是挽救生命。”

  医院所在的北部伦巴第地区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重灾区。意大利是世界上老龄化程度第二高的国家,新冠病毒的病死率极高。还有人数较少的年轻人最终也进了重症监护室,包括一名38岁的马拉松运动员。他被称为意大利的“一号病人”。

  位于米兰的法泰贝内弗拉泰里医院急诊室负责人马尔科·博多纳利说:“我们这里的接触传染可能快要见顶了。目前我们还在扩大能力(以照顾更多患者)。”

  由于医疗物资供应减少,各国政府围绕口罩的出口和配给问题争论不休,医生面临越来越高的感染风险。据“无国界医生”组织说,意大利至少有1700名医生感染了新冠病毒。

  在莱科和梅拉泰镇运营的ASST医院,已有119名医务人员感染。负责人保罗·法维尼对记者说,这是“令人痛心的经历”。

  中国已经向意大利派出抗疫医疗专家组。中国还向意大利派出一架载有医疗物资的飞机,其中包括口罩和呼吸机。相比之下,欧盟成员国本月早些时候拒绝了罗马的求助。

  法维尼说,医院正在紧急从各个方面招募医务人员,包括实习生和退休人员,以满足需求。

  对于所有准备应对疫情的医院,他只有一个忠告:“不要低估这种病毒,这是紧急情况。”

  (2020-03-20 11:58:05)

Copyright © hbchy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城步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
鄂icp备140085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