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城步新闻资讯 > 社会民生 >
向着小汤山“逆行”:任如初 行如初 心如初_生
2020-03-23 17:33   来源:   作者:通讯员

  2月5日雪中奋战的小汤山医院建设者

  小汤山医院升级改造应急工程新建食堂内景

  北京城建集团小汤山医院改造项目现场指挥部临时党总支全体党员面对党旗宣誓

  小汤山医院升级改造应急工程吊装施工

  小汤山医院升级改造应急工程喷刷彩漆

任如初 行如初 心如初

——北京城建集团小汤山医院升级改造应急工程建设纪实

  当一个人在需要的关头站出来时,那叫勇敢;当一个团队挺身而出时,那叫担当;当一个国家身处逆境,振奋起一种精神时,那就是使命!就是信念!就是一往无前!

  在2020年的这个春天,有一群勇敢的人站了出来,向着小汤山“逆行”;有一支团队硬核担当,将不可能化为可能;有一个集体一往无前,用牺牲和付出让“小汤山精神”再放光芒,以舍我其谁的信念,践行责任如天的使命!

  国有令 任如初

  新春佳节,本是举国欢庆、万家团圆的日子。然而,2020年岁首却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春节。春节前夕,新冠肺炎疫情悄然蔓延。

  一连串不断攀升的数字,牵动着国人的心。神州大地四处都上演着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冲锋战“疫”的动人画卷。

  在武汉,万千建设者挺进火神山、雷神山,以奋斗与勇气开启了一个世界奇迹;在首都,北京城建集团再战小汤山,以实际行动守初心、担使命,将铭刻在骨子里的“铁军”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上午十时许,北京城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代华接到一个紧急电话,电话另一端是上级急迫而又熟悉的声音:“请速派总经理到小汤山医院!有重要任务要现场布置!”每句话都是惊叹号。

  放下手上的工作,陈代华迅速与总经理裴宏伟进行了短暂的沟通,电话铃声荡起的波纹似乎还没有平静,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开出城建大厦,朝着北京之北疾驰而去。

  那一天,武汉市宣布筹建武汉版“小汤山”医院——火神山医院,各地版“小汤山”医院也在紧锣密鼓地开工建设。为更好应对疫情,为可能出现的变化提供补充,北京市委市政府下先手棋、打主动仗,紧急启动小汤山医院改造和新病区建设工程。

  当天下午三点,风尘仆仆的裴宏伟顾不上休息,带着小汤山医院改造这一任务直接走进集团公司党委常委扩大会的会场。说是党委常委扩大会,它更像是一场紧急的生产调度会和战前动员会。

  “十七年前我们七天七夜建好了小汤山医院,六年前在西非抗击埃博拉疫情中,我们87天建造了援塞拉利昂固定生物实验室,任如初、行如初、心如初,再战小汤山,我们有信心、有决心。”陈代华在战前动员时说。

  庚子春节的前夕,一场大调动在北京之北悄然进行着,北京城建旗下土木工程总承包部、城建二公司、住总集团、城建道桥、园林集团闻令而动,火速向小汤山集结。

  随着工程的加速推进,北京城建16家二级单位陆续参战。

  疫情突袭,熟悉的生活被按下了“暂停键”,但与生命有关的一切,全力加速。

  “北京城建集团有红色基因,有旗必夺、有一必争,面对任何困难,都像攻山头一样一定能攻下来。”曾经创造香山革命纪念馆建设奇迹的刘奎生担任北京城建小汤山医院升级改造应急工程指挥部的现场执行指挥。

  然而,摆在刘奎生面前的任务比十七年前更重,难度更是超过了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

  2020年小汤山医院应急改造工程包括新建59584平方米,改造22483平方米,共计82067平方米。相比较下,火神山医院病床床位数是1000张,小汤山医院床位数1600张,具备一个省办及以上综合性医院的规模。火神山医院是2层箱式房设计,小汤山医院是3层箱式房设计,而设备用房又设置在3层病房的上部,相当于4层设计。

  此外,改造区域的施工任务同样艰巨。把康复医院的病房改造成传染病病房,意味着要新增通风系统、弱电系统、新风系统、负压系统、VRV空调系统、外部电梯,同时各系统横向和纵向都要联通,确保医生和患者全隔离。在不足30平方米的空间内完成这种改造,无异于一场“精细化手术”。

  春节,工人已返乡,材料生产、运输暂停,缺人、缺料、缺时间,一切的客观因素都不利于工程建设。

  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军令已下,没有时间思考,有的只是集团上下全面动员,进入战时状态。

  一个个电话、一条条信息如同一条条作战指令,传递到一个个指战员的手中。

  召必回 心如初

  “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同疫情竞速、为生命续航的战役,必须义无反顾、全力以赴。”北京城建发出总动员,不惜一切代价,不讲任何条件,讲责任、看担当,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人力、财力、物力,在小汤山展开大会战。

  没有开工仪式,入场就开始冲刺,每一天都是决战。

  1月23日下午六时,寂寥的小汤山,在一辆辆载着抢险设备的车辆的轰鸣声中变得热闹起来。

  接到命令的2个小时后,北京市首支公用设施抢险大队——北京城建集团抢险大队的40余名抢险队员、50余名工人抵达现场,开始抢建临时指挥部。

  接到命令4个小时后,25吨、50吨、80吨汽车吊、发电机、应急照明灯具、应急抢险车辆陆续到场。

  从河北征集的搭建临时指挥部的12间箱式房已提前发运,于当晚23点进场,抢险大队连夜吊装安置,24日凌晨4点全部安装就位。

  “抗击疫情,必须争分夺秒”,全国劳动模范、抢险大队副大队长袁忠起对此深有感触,十七年前抗击“非典”时,在收治重症病人的北京胸科医院改造中,他就和抢险队员奋战在最危险的污水勾头。

  除夕的年夜饭是在施工现场吃的。说是年夜饭,其实不过是把几份盒饭拼在一起,他们三下两下把饭扒拉在嘴里,再灌上一口冰冷的矿泉水,便接着开工。

  太快了,疫情像风一样从荆楚吹向八方。来不及品一下年夜饭的滋味,攥着来不及退的机票,已经踏上逆行的征途。

  “万家团圆的日子,我们把职工们从家里拉回来,我们需要人,需要战士。”北京城建土木部党群工作部部长江梅在单位微信群里发出了“征召令”。

  除夕的微信群里没有了春节的祝贺,只有一封封请战书:

  “我离北京近,可以随时回京。”

  “我随时待命,等候召唤。”

  “我申请加入,请组织考虑我的申请。”……

  付勇攀带着家人飞到海南三亚过春节,刚落地就接到他被任命为现场副指挥的指令。他没有丝毫犹豫,迅速订返程机票。大年初一,付勇攀飞回北京,直接打车到了小汤山。

  “老爹,您还是回老家过节,我陪不了您了。”吃过年夜饭,城建二公司机电分公司党支部书记马振江就把刚到北京,年过八十的老父亲送到北京与唐山交界的地方,让妹妹把老人接走,自己开车赶到小汤山。

  “你收拾收拾现在就走,回到你的岗位上去。”得知北京要重建小汤山医院的消息后,刘杰就被军人出身的父亲“轰出”了家门,从天津赶赴项目现场。

  “现在各行各业都在抗击疫情,我们建筑工人哪能袖手旁观啊!”河南濮阳的吴师傅拿着介绍信找村里开出村条,第二天凌晨就和30多名工友一起坐上城建北方公司在当地联系的专车赶回北京。

  “2月4号下午得到命令,需要支援小汤山,我们连夜组织,第二天就从河南、河北、山东等地区把120多名工人接到了现场。”北方公司现场协调组组长朱百松说。

  短短几天时间里,数百名管理人员、近6000名工人日夜兼程“逆行”小汤山。

  春节展开大会战,对城建人而言又是一场大考。

  正值春节,工厂放假、商家关门,可上千人的吃住行都需要张罗,后勤组副组长刘杰忙坏了,头几天他开着车,把小汤山附近所有开门的超市、商店“扫荡”了一遍。数九寒天,后勤组准确地计算白、夜班建设者用餐和配餐到达的时间,尽可能让大家吃上热乎的饭菜。

  春节放假,疫情蔓延,物流、原料进厂、产品出厂都存在困难。面对巨大的物资材料采购量,负责物资采购的杨晓瑞说,“磨破嘴、跑断腿,每天手机打到没电”,提前与设计沟通,迅速进行市场调研,上千次地与材料生产企业和属地政府沟通,敦促企业开工生产,催促物资材料进场,“终于把所有供应商都安排妥当了,我们没有让材料拖建设的后腿”。

  在统一调度下,城建亚泰金砼混凝土公司迅速恢复生产,并协调了100余辆砂石料运输车、20辆混凝土运输车和4台60米泵车,全力保障项目混凝土供应。

  短短几天内,在这个不到3万平方米的施工现场,管理人员增加到800余人,工人增加到6000余人,大型机械设备、车辆近千台,现场作业实行两班倒,24小时不间断施工。

  战必胜 行如初

  在小汤山,一切节点都以小时,甚至以分钟计算。53个昼夜,1272个小时,6000多人同时施工争分夺秒,数千台各类设备日夜轰鸣运作,一个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拥有1600张床位的专业传染病医院出现在小汤山。

  然而,53天的鏖战,对身体和意志的考验远超十七年前的小汤山之战。

  十七年前,袁忠起正值壮年,穿着防护服在胸科医院的污水勾头连续作业,他顶得住。二战小汤山,袁忠起快六十岁了,每天三万多步的高强度劳作,他有些累了。

  现场指挥部从别的项目抽调袁云峰,把袁忠起换了下来。

  “我扛得住”,袁忠起不乐意,“爸爸,现在我来扛”,袁云峰正是袁忠起的儿子。小袁顶替父亲挑起了施工现场安全、消防和防疫的担子,还负责新建工程生产协调任务。

  二公司机电分公司技术总工刘承俊得知重建小汤山的消息后,一张机票就从四川老家飞回到北京,带上年轻的徒弟回到十七年前他曾经战斗过的战场。

  “这是传染病医院,要装三方灯、防眩光吸顶灯,你这电应该怎么走?”“视频系统的电源留没留出来?”刘承俊丰富的经验成为施工进度和质量的一大助力,更让北京城建“军旅文化”与“校园文化”在这样的大战中进一步凝聚。

  “工期实在太紧了,相当于把一年的工作量在半个月里完成,大家一天最多只能睡4到5个小时,靠着墙都能睡着。” 现场安全防疫组副组长徐海峰说。

  入场后的十几天里,城建安装公司负责机电设备安装的戚云川和同事们一直高速运转着,“通常是设计团队晚上十一二点拿出新修改设计方案,我们的深化设计师就连夜对深化设计方案进行相关的调整并发给项目负责人,项目团队要在第二天早上七点以前组织好物料的入场和工序的调整。”

  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内,高峰时间多达13个不同工种的工人交叉作业,不同工序在时间空间上高度重合。

  多工种同步作业,还要保持工序的流畅性,保证工程质量和安全,这个任务交给了城建五公司BIM团队。这支由13位技术骨干组成的BIM技术小组全权负责机电安装工程BIM技术方案制作,运用可视化技术同步指导机电安装工程施工,用高科技手段为数千人的作业赋能加速。

  在小汤山,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一张张模糊的脸,一双双磨破的手,还有壮士冲锋的呐喊。

  2月5日,一场大雪如期而至,银白的雪花随风起舞,却如同燃料般让建设的热潮进一步升温,工地上,到处是车,到处是人。白天,机器轰鸣、人声鼎沸;入夜,灯光如昼、焊花四闪。机器切割声、人声、哨声交织在一起,就像是征战的呐喊。

  “拼了,跟时间赛跑,耽误不起呀!就是一个字:干!”刘奎生原本洪亮的声音有些低哑,却更加有力。

  在这场与时间竞速、与病毒赛跑的较量中,没有失败可言,唯有向前再向前,快点再快点。

  一名名共产党员挺身而出,一面面党员突击队的旗帜高高飘扬,“我是党员,我不上谁上。”“我们党员就应该在一线。”……在小汤山建设一线,总能听到这些朴素而充满力量的话语,所有人只有一个信念:早日完工,战胜疫情。

  “戴手套干活不方便,我们都已经习惯了,这是前几天夜里转场的时候碰的。”曾参与“5.12”“7.21”抢险的住总集团土建项目经理李群,一双大手上面满是开裂的小口子和伤痕。

  劳动力不够用,管理人员和工人一起肩扛手抬运材料、扛钢筋。城建精工经理武兵肩膀都磨出了血,连一起干活的农民工都挺佩服:“没想到总经理扛钢筋比我们都邪乎。”

  “这就是打仗,大家都在拼,我们作为管理人员没理由不拼。”武兵说。

  三场大雪两场雨,从凛冽的寒冬到芳菲春日,6000多名“逆行者”,53天鏖战,每分每秒都诠释着他们对国家和人民的赤胆忠心。

  “近两个月的日夜不休,这是从未有过的挑战。”高大的刘奎生已经极度疲惫,但是他永远把腰板挺得笔直。虽不是为传世而建,但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他们创造的小汤山奇迹可载入建筑史册。

  1月23日,抢险大队入场,连夜抢建现场指挥部;

  2月2日,完成场地平整、碎石黄沙回填,开始加工基础钢筋;

  2月4日,首批箱式集装房吊装搭建;

  2月12日,C、D区修缮改造工程提前竣工;

  2月15日,B区改造工程竣工;

  2月18日,新建食堂工程竣工,这座可满足4000人同时用餐的专业医院食堂,首批“招待”的是刚刚擦去手上的油泥,身上还沾满泥土的北京城建住总集团建设者;

  3月1日,1454间箱式房全部安装完成。

  其实,刘奎生的笔记本上记录的时间节点和完成任务情况远比这多。3月1日,京城蓝天白云,万物即将复苏。“小汤山医院周边的草坪已经铺了一大半,铺草坪的都是国庆时搭建天安门广场大花坛的城建园林的能工巧匠。”刘奎生自豪地说。顺着他的手望去,工人正在屋面安装屋面板,三层病房区已刷好从红到蓝的五色油漆,地面上草坪迎着春光泛出嫩绿……春天已经到来,小汤山医院正以全新之姿拥抱希望。

  3月8日,北京起了雾。15点36分,当“工程同意验收通过”的话语响起时,刘奎生和指挥部的同事们站在新建医院前百感交集,他们对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充满信心。

  他们的身后是一直陪伴着的现场标语:“任如初、行如初、心如初,信犹坚、勇犹坚、志犹坚”。

  在这场没有硝烟,但充满考验的战场上,在北京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北京城建人亮出敢于斗争的自觉和胆魄,拿出直面风险挑战的勇气,激扬起越是艰险越向前的豪气,上演出“小汤山奇迹2.0”,彰显了万众一心、共克时艰的中国力量,也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注入了更多信心和希望。文/张博

Copyright © hbchy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城步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
鄂icp备14008539号-1